为钱塘发展献策 为美好家园建言——“我们都是钱塘人”圆桌会大讨论系列报道之七

发布日期:2021-10-18 09:26    信息来源:钱塘新区报

不管你从哪里来,我们都是钱塘人。本次圆桌会的嘉宾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——退役老兵。在区有关部门的组织下,钱塘传媒和区部分爱心企业的积极参与运作下,10月14日重阳节当天,14位退役老兵受邀集体观看电影《长津湖》。在热血沸腾的剧情中,老兵们回首自己的军旅生涯,分外激动。

影片结束后,部分老兵向记者讲起自己的戎马岁月,滔滔不绝。14位老兵中有1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,其余老兵参加过援越抗美、对越自卫反击战等,或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部队服役,退役后他们又回到家乡参与地方建设,对钱塘这片土地深有感情,也对钱塘的高质量发展提出了一些见解和建议,在采访过程中,他们向记者描述了战场的万般艰苦,希望年轻一代能好好珍惜和平,建设幸福家园,共创美好钱塘。

应阿兴

我看《长津湖》电影的时候被志愿军战士们的气概所打动。我1963年入伍,1969年退伍,参与了援越抗美,电影里飞机轰炸的场景,让我想起我在空军高炮部队参加作战时的事情。当时美军飞机采用的是俯冲式轰炸方式,飞机飞得比较低,我们就用高射炮还击。我是一炮手,后面是二炮手、三炮手……战争结束的时候我们队伍里2位战友牺牲了,他们一个来自浙江,一个来自山东,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都记得他们,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希望我们好好珍惜。

沈张标

在战场上,每一位军人都经历了磨砺和考验,在枪林弹雨中能活下来都是一种幸运。我1964年入伍,21岁时在部队服役,作为一名炮兵和战友们一起参加了援越抗美。在部队的时候,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到今年已经有55年党龄了。

“我们打仗是为了下一代不打仗。”几十年过去了,祖国越来越强大,孩子们都在和平中成长,我的家乡钱塘也发展地越来越好,这是我最欣慰的事。

高宜才

我1963入伍,当兵的时候是一名铁道兵。《长津湖》中美军轰炸铁路的场景,让我印象深刻。我年轻时参加援越抗美,就常和战友一起在敌机飞过后去抢修道路。当时为了断我们的后路,阻挠我们给前线运送物资,敌军经常会轰炸我们的铁轨、公路。我和战友们就负责修复铁轨,铺设公路,接上前线战士的补给。道路炸了建,建了炸,这都是战场的常态。越南的10号、12号公路都是我们建起来的,工程的运输、保障物资就从这两条建好的公路上运到一线。1964年我们还抢修了上海虹桥机场,当时是为了把道路加宽加长,好迎接外宾,为中国外交工作做准备。

从抗击敌人到迎接外宾,我们铁道兵见证了祖国国际地位的提升。而这一切离不开中国的发展,我希望新一代年轻人能继续奋斗肩负起振兴中国的使命。

陆官根

我18岁入伍,在部队呆了将近5年,先在上海警备区服役2年多,后补入另一支军队,并随军前往越南参与了对越自卫反击战。当时我和战友在战场上呆了20多天,战线推进很快,我们打下了越南老街,后撤回境内。我平安回来,也有一些战友永远留在了边境,麻栗坡烈士陵园里埋葬着许多对越自卫反击战里牺牲的战士。

退伍回到地方后,我入职下沙街道办事处,并在这里工作了30多年,在职期间主要负责辖区消防安全、企业安全生产相关工作。从工业区,到大学城,再到现在的城市化转型,我参与了部分农村、企业拆迁工作,看着下沙越来越繁华。如今下沙是新设钱塘区的一个重要部分,我期待着更多年轻人来建设钱塘,发展钱塘,让这片土地更加美好。

施万春

我于1967年5月份参加援越抗美,1968年快年三十的时候回国。有一次在侦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可疑物,报告上级,经过确认,那是一架美军的无人飞机,就这样为战斗胜利作出了贡献,也因此立了三等功。从我个人的经验看,打仗的时候侦查能力和准确定位的目标很关键。退役后我在1971年加入杭州钢铁厂,成为为国家建设出力的一份子,一做就是25年。刚开始进厂的时候非常辛苦,1980年左右钢铁厂自动化以后情况好转很多。面对钢铁厂烧炉子的高温,大家不怕累,不怕苦,坚持为城市发展和社会建设奉献自己的力量。非常荣幸能见证新中国的强大和钱塘区的飞速发展,唯有一点希望,那就是希望国家和地区照顾老兵的政策可以做得更周到,能够帮助保家卫国的老同志收获更多的自豪感和幸福感。

张传德

收到通知来看电影《长津湖》我很激动,前一天晚上12点就醒了,当天一大早就出门来电影院。我是1980年12月入伍的,在北海舰队服役了4年。能在那里服役,见证中国海军的现代化进程我感到很荣幸。

回到地方后,我在村里工作了19年,负责治安、维稳,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但能为家乡发展出力,我感到很自豪。

姚金宝

我是党龄57年的一名老党员,1962年我收到了入伍通知书,经过半年的训练期,收到部队里发的一颗五角星,这小小的仪式意味着我成为一名正式的兵。1966年我跟随部队去到越南,参加援越抗美,经过两年的战争岁月,1968年回国。去的时候是抱着“不回来”的心态,年轻,不知道怕。那边气候潮湿,一天到晚都是湿衣服、湿鞋子,几天几夜不睡觉,缺水缺粮,我姐姐看到我寄回来的照片,“头发脏”“没有人样儿”,哭了七天七夜。回国退役以后在河庄当农民,搞围垦,一直“围垦”到新围,1971年去到工厂工作到退休。

这些年我见证了我们沙地的发展,也在不断增长见识。未来,我希望年轻一代能牢牢地记住前辈“吃苦”“勇敢”“勤俭节约”的精神,传下去,做事小心沉稳、考虑细致,为民考虑。人民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,人民的要求就是我们的要求,这也是我们共产党的伟大之处。“一切为人民”“一切为人民的利益说实话”,牺牲也心甘情愿,搞建设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是我们的责任,不是我们的功劳。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传承老一辈人勤劳、勇敢的品质,建设我们的家乡。

庞友详

我在1967年跟随部队参加援越抗美,当时在炮兵部队的任务是开车,当时美国的飞机战舰速度很快,我在前面开车送物资、炮弹,它们在后面扫射,真可谓是枪林弹雨。1968年1月份我回到祖国,如今我还是老是做梦,梦见战争的场景。回到家乡下沙后,参与劳动生产,后来去杭州运输公司,当了50年司机。作为新中国的一份子,我的一生也在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出着个人的一把力,希望大家不忘历史,给到每一位在战场上为了保家卫国出生入死过的革命先辈,多一些尊重与爱护,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有凝聚力把钱塘建设更美好。

张柏虎

我在1980年参与国家的核潜艇项目,1985年退伍。在部队的这几年对我的人生有不可磨灭的影响。我很认可这种说法——“当兵如果后悔也就后悔两年,但是没有当兵的话后悔的是一辈子”。退伍后进过事业单位,也经营过企业,后来成为了下沙街道东方社区的一名工作人员,成为为街道、为社区服务的人。我由衷地希望,在和平年代和社会发展向上的大好形势下,年轻人能够认真学习,也希望钱塘区的交通设施更加发达,引进更多的大型企业,共促“星城”美好发展。

任天福

我在上世纪80年代在部队参与国家核潜艇项目的工作,退伍回来是农民,参与家乡的劳动建设,后面进工厂成为一名工人。这些年,从事过不同的职业,在不同的行业为家乡的发展和建设出力。我个人提两点希望和建议。一是希望加大优抚力度,给退役军人更多关爱。二是希望年轻人重视孩子的教育,十年育树,百年育人。(记者 沈逸柔 陈婕)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